是新井不是心經🐥🌠

灣家人,不定時更新 一切看手感😇
可以叫我新井,ㄒㄐ,星靖,阿星皆可🌠
YOI深坑,All主(愛)角黨
凹凸:
❌瑞&雷&嘉&丹 任意組合的CP
金all可接受
金/安/艾/丹吹 隱性丹廚
主推all金/安艾/雷凱/佩帕 。
其餘基本雜食,部分看狀況
YOI:
❌維&奧&尤 任意組合的CP
主推All勇/維勇維/尤勇尤 。
過激勇推🐰❤️🐷、🐯❤️🐷
我英:
❌爆轟爆、轟受、咖受
主推all出、大三角。
🐱❤️🐏❤️🐯

 

「维勇」冷水之神尼基福罗夫

亚斯伯格症候群:



*南北倒置一般的OOC,画风潦草,语言粗俗
*对于作成这样的老毛子我也很绝望
*设施描述取材于我自己的学校,请多包涵







在整个学院里,最出名的男神是来自俄罗斯的精英留学生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仪表堂堂、成绩优异,什么都好。

接近满分的入学成绩和家世背景、不凡的谈吐举止与英俊的身材条件帮助他赢得了几乎所有人的爱戴。



只是王子般的尼基福罗夫同学有一个奇特的体质。

——只要去公共浴室洗澡,以他为中心,方圆一大周内的其他喷头都会变得只能出冷水。


水温冰冷刺骨,比可怜的波波维奇被上一任女友抛下时萧瑟的夜风还要寒冷,比在情人节失恋的波波维奇的内心还要寒冷,再大电压的热水器也无法温暖它们。



冷水还洗个屁。常年被祸害的尤里·普利赛提同学如是说道,然后愤怒地离开了澡堂。


银发的外国佬手上搓泥的动作节奏不减,深沉地注视着小师弟离开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

那天回寝室后,土豪尼基福罗夫同学认真地想了想,决定下个学期给学校捐座新澡堂。




其实捐了也没用,下学期校园里一新一旧两个男生澡堂,还是人满为患。


维克托依然安详地在旧浴室里搓着澡。

已经有些年岁的、长了锈的不锈钢喷头里淌出的水流暖暖的,湿润地滑过他的肌肤,很舒心。

方圆五米外的同学纷纷感叹,俄罗斯人的体质真是奇妙。


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就这样。


就这样尼基福罗夫同学还敢说他想和勇利一起洗澡。





勇利的全名是胜生勇利。


本体设定是不管做什么都会自动加上「随处可见」的前缀语的、相貌普通的当地青年;学习成绩和脱掉眼镜后的EROS指数爆表;校园尬舞大赛金奖获得者。

共同做了半年课题以后,他的标签又增加了一个:冷水之神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心上人。

这个标签在他的校园大V主页硬生生挂了一年,直到现在都没被撤下来。


——上面这句话作者想表达的意思是,尼基福罗夫同学从来没有追求成功过。


这得怪外国佬那令人绝望的表达能力。


因为上次约澡维克托是这么说的,

“我特意带了肥皂,想和勇利一起去浴室。”


周围的同学纷纷谴责尼基福罗夫同学的险恶用心,然后收起了自己的肥皂以示清白。


胜生同学的惊讶点不是肥皂,而是对方是如何从十层图书馆中准确无误找到(刻意避嫌的)自己的方位的。


对此,尼基福罗夫同学再次运用他卓越的口才,向心上人解释道,

“我怎么会找不到勇利呢,老远就可以闻到勇利身上的体味呢。”


……这就是爱情的味道啊。他如是想道。



勇利闻言一惊,微微地抬了抬胳膊,瞄一眼自己的腋窝,撅起嘴,嗅了嗅空气里的味道。


然后生气地离开了。



最后克里斯走了过来,拍拍他因为不知第几次失恋而悲伤到僵硬的肩膀,说维克托我们一起去洗澡吧。






克里斯是唯一愿意和他约澡的,他们的友谊非常坚固,共同走过的革命道路也很长很长。


因为他洗澡冲冷水。



不过由于这点,校园里已经出现过很多奇怪的传言了。


毫无自觉的尼基福罗夫同学没的选,毕竟和克里斯友谊的小船还不能翻,所以他就像个普通的、失恋的俄罗斯男人那样在内心淅淅沥沥地下着忧郁的小雨,同对方和往常一样走进了澡堂。


插卡后喷头淌出冰冷的开水,克里斯在下面伸展着干燥的身体,发出了奇怪的呻吟。


维克托光着身子,绝望地站在他旁边,仿佛可以听到周围同学用脑电波朝他们发出的「噫」的声音。




天哪,勇利就在过道对面的隔间!

好想过去啊……





他看看远处勇利好看的胴体,又看了看自己,回头问克里斯,“你觉着我现在要是把肥皂扔过去他会捡吗?”


金发的瑞士青年在心里估算了一下距离,“要是你的[哔——]有十米长就没问题,上吧。”


“……你在想啥呢。”维克托白了他一眼,默默收回肥皂,打算把它放进篮子里。


结果没拿稳,手抖了一下,肥皂滋溜就落到地上,没阻力似地向对面滑过去了。

它朝上的那面印的棕色贵宾犬特可爱(他本来是想把它当做首次约澡成功的纪念礼物的)。


肥皂晃晃悠悠地滑到勇利脚边,然后被捡了起来。





勇利捡了他的肥皂!!
勇利捡了他的肥皂!!
勇利捡了他的肥皂!!



阴差阳错赠送礼物成功的(?)的维克托兴奋得不知所以,嘴巴快乐地弯成了爱心形的弧度。


克里斯好笑似地歪着头看他。


所以说捡肥皂在你这里到底是什么意义啊这么高兴干嘛。





勇利咬着唇,盯着肥皂上的贵宾愣了一阵,然后主动向他走了过来。



维克托已经隔着银河般遥远的浴室过道明目张胆地偷窥了他好一会儿,心脏鼓鼓地直发胀,猛然升起HE支线即将开启的迷之预感。


像是过了整整一个世纪那么久远,勇利终于走到了他面前。


被蒸汽煮得老脸发红、全身都红的维克托连忙和他讲,肥皂不用还了。


然后他又告诉勇利,我家这样的肥皂有一屋子,搭配全自动的单个喷头,喷出的水足够五个人同时洗澡。

不喜欢淋浴的话,隔壁装了恒温浴缸,在这个没有温泉的城市里,能体验到乌托邦桃源里泡澡的乐趣。

还有超大号的软绵绵的贵宾犬陪玩,也可以洗完抱着一起睡觉。


——要不要一起约澡呀。


勇利低了头,温柔地摩挲着手里的肥皂,脸红红的,腼腆的模样让尼基福罗夫同学又一次跌入了爱河。





听到尼基福罗夫同学在校外一掷千金,购买了带豪华浴室的新别墅的消息,澡堂的大爷和所有男生们都松了一口气。





更加令人惊喜的是,不久后勇利告诉他,自己家就是开温泉的,不用喷头。

想怎么洗都可以。

FIN

  719
评论
热度(719)

© 是新井不是心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