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浸在YOI沼中 ,主推ALL勇/勇維
基本上雜食派uwu,對維尤超級爆雷><
平時畫畫YOI耍廢uu
不定期更新

【维勇】(300fo贺文!)孕期(ABO|内含生子|常设)

死鱼19:

*300fo福利第一弹。
*很喜欢这个梗所以先写了一些,内含维勇夫夫的互动,勇利的怀孕日常。人设上大概可能会有些崩坏,ooc是我的责任x
*大概不会太长………希望大家喜欢!


一月

 胜生勇利发现自己怀孕,是在孕期的第一个月的时候。平日里稳定时间到来的发情期却晚了整整一天,这是在是让他有些不安。尤其是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之后才回想起整个白天他都在冰场里度过,甚至还练了几个后内点冰四周跳和接续步。
 
 尽管如此,手中拿着画着些乱七八糟图样的试纸的勇利,依然淡定的从卫生间出来,然后走向厨房。维克托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勇利不安的拽了拽衣角,看着维克托把一盘东西放到烤箱里,才犹犹豫豫的开口。

 “我想和你谈谈……维克托。这件事情,希望你有些心理准备。”

 维克托则是很淡定的摘下了厚厚的厨房用手套,丢在一旁。挑了挑眉毛,跟着勇利来到了客厅。

 “你说吧,勇利,有什么事情会让我惊讶到需要做心理准备?”

 “维克托……事情其实是…我想我大概是……好吧,我怀孕了。”

 果不其然的,在胜生勇利说完这句话后,维克托·尼基弗洛夫陷入了沉默,然后眼眶有些发红。随即,他便将勇利拥入怀中。

 “轻一点啊……”勇利有些无奈的说道。

 “等下……勇利,你上午还在冰场做了跳跃练习?以后……不,从现在开始,禁止你上冰。”
 
 维克托仿佛瞬间开始了准爸爸模式,严肃的严厉的开始在脑内一点点的计划着接下来的事情了。或许,放任他这么想下去,很快维克托就能想到自己孩子嫁人或者是娶媳妇的事情了吧。


二月

 勇利怀孕的第二个月,家里购置了一些防滑垫子。而勇利的拖鞋也换成了带有防滑胶粒底的那一种,甚至浴室也铺上了厚厚的地毯。

 本来维克托还想着要将所有家务事都包揽下来,但是勇利坚决否定了这个事情。一来,勇利这样的话实在是没什么事情做。二来,维克托实在是太辛苦了。

 现在的两个人都在圣彼得堡生活着,虽然偶尔也会回长谷津居住,但由于尤里奥的原因,身为教练和编舞的维克托不能离开太长时间。自从雅科夫展开了慢慢追妻路后,两个人的事业压力直线上升。虽然不当教练的维克托每年的代言费和广告费就够两个人赚的盆满,但两人实在是不愿放弃这个职业。

 而自从勇利怀孕后,维克托似乎更加有动力的工作,每天都是标准的三好男人状态,早上上班,晚上准点下班,回家照顾勇利(虽说没什么照顾的)。

 门锁传来声响,一楼的门被打开了。

 维克托带着些许冰场的味道,混合着他本身的信息素,冷冷淡淡的,让勇利觉得很舒服。


三月

 胜生勇利开始了无休止的孕吐。

 似乎是要将他吃进去的东西全都弄出来一般,自从迈入了三个月的门槛,勇利几乎是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经常在吃饭的时候,跑到洗手间去呕吐。体重不增反减,整个人都瘦了些。

 这时候维克托总会跟在旁边,将准备好的热毛巾和温水递给勇利,安抚似的拍着他的后背,让他能更加好受一些。

 看到维克托心疼的样子,勇利总会在吐完强扯出一抹笑,然后非常坏的指着自己刚吐出来的东西,一样一样的讲给维克托听。

 “你看这个红的,其实是西红柿哦,没想到是这个样子了。看来我最近消化不好,吃到嘴里的菜还是一整条的吐出来啊……”

 诸如此类的对话。

 每当到了该睡觉的时候,勇利最近有些嗜睡。两个人在床上躺着,没等说上几句话,勇利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维克托会在这个时候轻轻的给勇利掖被子,然后调整好舒服的姿势,避免自己吸气呼气在勇利脸上,免得他不舒服。然后,相拥入眠。


四月

 略带不安的情绪,让维勇夫夫有些坐立不安。今天是四个月零几天来着?总之私人医生建议两个人去做一下全面的检查,来确保母亲与孩子的健康。

 维克托扁了扁嘴,虽然面上并不紧张,但其实他手心里都是汗。医生被这位准父亲的眼光盯的背后有些发凉,同样变的坐立不安起来。勇利则是在床上躺好,在肚子上抹了些做b超用的液体后,医生在他的小腹上用那个小的医疗器材探照肚子内的情况————这让勇利一直在咯咯笑,实在是太痒了。

 维克托紧张的看着面前显示器上的图像,医生也有些神情紧张的给两位指明——孩子的头部在哪?还没长完的手脚,甚至孕期该注意些什么。这些东西通通都被维克托记录在本子上,然后小心翼翼的收好。随身携带的准爸爸手帐,维克托闲暇时就会拿出来看看,然后边看边傻傻的笑。尤里奥经常在冰场旁看到这个场景,深深觉得一孕傻三年,可能是指维克托这种白痴爸爸。

 虽然医生告诉两位孩子非常健康———简直健康的不得了,维克托仍旧是放不下提到嗓子眼的心,不过大概下降了些,就快回到原来的位置了。


五月

 天气渐渐热了起来,转眼间就进入了夏天。胜生勇利怀孕的时间也走过了一半。肚子已经有些明显了,勇利整个人都稍微的胖了些。不过,有些孕期综合症的他也担心起了自己这个样子是否能在生产后重回冰场。

 在整个人相对稳定了之后,勇利更愿意呆在冰场里。夏天的燥热再加上他本身怀孕,体温要比常人高些,这使得他很难受。维克托妥协了勇利的要求,带着他去了圣彼得堡的冰场。

 尤里奥在休息的间隙,会到勇利呆着的休息区看似不经意的,实则很关心的和勇利说会话。两人常常会提到以前的维克托,那是勇利所不了解的维克托。例如曾经维克托也在冰上因为某些跳跃摔到过流鼻血,或者是说也有奇怪的叛逆期。维克托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渐渐的不再那么分明的如同一辈子追逐不上的目标和偶像,而是成为了一个人,他的丈夫,伴侣。

 “猪,以后说好了,等你孩子出生,我要教他滑冰!”

 尤里奥经常这样说。

 可能是因为尤里奥在滑冰的间隙,见到坐在椅子上的勇利,用手托着肚子,微笑的看着他。从窗口微微透进来的光让他显得更加圣洁,犹如一幅美丽油画。

六月

 时间一转已经六个月了,肚子渐渐的大了起来,活动有些开始不方便的勇利在夜晚属实有些闹腾。天气渐热,长时间开空调和电扇不是明智的选择,维克托只能在有些热的夜晚哄着勇利睡觉。

 “我觉得我有些饿,维克托。”

 通常两个人折腾一阵,快要睡着的时候,勇利就会这样说。怀孕让勇利变得更加贪吃,但在维克托的饮食控制之下,勇利接触的基本都是健康的蔬菜和肉类,做法也相当清淡。不过勇利一直对炸猪排饭的执念不减反增,更加的想要吃千把大卡的猪排饭。

 “厨房里有些饼干和牛奶,我想你可以吃些这个勇利,或者是我起来给你熬点粥。”

 维克托揉了揉勇利的脑袋,安抚似的说道。

 “可我想吃炸……”

 “炸猪排不可以,那个热量实在是太高了。”

 “你是不是因为觉得我胖了,然后就不喜欢我了所以才不让我吃炸猪排饭?”勇利最近的情绪波动很大,有些时候会因为维克托的某句话导致玻璃心破碎什么的。随着这句话,勇利的眼圈红了起来,仿佛眼泪下一秒就要流出来一样。

 “并不是这样,哦…勇利你怎么会这样想,我是为了你的健康着想。”维克托妥协道,没办法,一面对勇利这样的表情,花滑届传奇人物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就会瞬间变成妻奴。

 “可如果你是为了我的健康着想,那就应该让我现在吃点好吃的,而不是该死的没味道的饼干。我是真的很想吃……无论是m记也好…还是什么都好……”

 于是,这天晚上,无辜又可怜的m记送餐员在半夜2点钟去送了一份巨无霸套餐再加上一盒鸡翅,顺便,拿到了钱之后还被塞了一嘴狗粮。


七月

 俄罗斯的夏天很短,转眼就迎来了秋天。

 维克托准备好了秋衣,包括大些的和大很多的毛衣。每过些日子就会给勇利换上合适的毛衣,勇利被裹的有些有苦难言。不过在维克托严厉又温柔的目光下,勇利还是认命的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

 颇为无聊的勇利去参加了产前培训班,做做运动和健康生产的培训,甚至一度觉得胎教是很重要的环节。

 “维克托也应该一起听一听音乐啊。”

 在古典音乐的感染下,勇利有些昏昏欲睡道。窝在沙发上,这让勇利感到很舒服。维克托把看完的一本书摞在茶几上左边的一摞里,又从右边拿出来了一本继续读。(注:放下的那一本为《胎教与艺术》,拿起的那一本为《如何当一个好爸爸——初为人父的经验之谈》)

 “哦……勇利放过我吧,我在冰场天天都能听到古典乐,要知道百分之八十的花滑比赛选用的曲子都是古典乐。”

 “可是你应该同他讲讲你的事情,否则以后,你在他心中肯定毫无存在感。”

 勇利笑了笑,然后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

 维克托没说话。

 在勇利阖上眼睛,就快要睡着的时候,维克托上前来,给他铺上了小薄被,之后温柔的用掌心摸了摸他的肚子,将他抱起来,向房间走去。


八月 
 
 勇利的肚子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和他的身材不成比例。有时候走路,维克托都生怕勇利因为肚子太沉前倾摔倒。在月初照例的做完了身体检查,尽管医生一再强调孩子健康的很勇利也健康的很,但维克托还是不放心。

 勇利提出要回长谷津,大概是因为圣彼得堡的冬天太冷了,毕竟这个冬季让希特勒都惧怕着。被维克托里三层外三层裹起来的勇利像个球一样寸步难行。

 但眼看尤里奥要上场,夫夫两人就得分别了。维克托要跟着尤里奥飞一趟中国和美国,勇利则是自己回了长谷津,一路上无惊无险平安度过。

 
九月 

 勇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维克托早已不知去向,身边的被窝是凉的。于是他转身下楼,动作很慢,现在根本看不到自己的脚和楼梯,只能一步一步的挪下去。虽然维克托提议两个人搬到楼下住,但勇利不想麻烦别人,还要收拾房间之类的。

 刚下楼,就闻到厨房里飘来的香味。维克托正穿着围裙做饭,看起来像极了专业的家庭主夫。自从勇利洗衣服的时候(把衣服丢到全自动洗衣机之类的轻活,勇利坚信孕妇也需要做家务或运动保持健康)看到了从维克托裤子兜里掉出来的家政课体验券和会员卡,还有些诸如纸尿裤奶粉之类的单据后,维克托也不遮遮掩掩的,而是很大方的承包了所有的下厨以及买菜之类的活。虽然每次去买菜勇利一定要跟着就是了,能看到昔日偶像居家主夫般的生活,勇利还是很开心的。

 维克托有些黑眼圈,进来夜晚他也睡不好。由于怀孕的关系,勇利晚上要跑几次厕所。维克托怕他摔到或出事情,便也跟随着起来。或者是勇利会抽筋,虽然勇利不太麻烦他,但是维克托已经神经敏感的就算是夜晚勇利倒抽一口冷气,都足以惊醒他。

 夜晚断断续续的睡眠精神不足,导致他被尤里奥炒鱿鱼了。尤里奥对着他说“快滚回家看你的宝宝育成手册吧,家庭主夫,免得你哪天猝死在冰场。”半推半就的,就这样得到了两个月的陪产假。还好尤里奥今年的赛季已经接近尾声,雅科夫也跑回来主持着大局。看着雅科夫有些颓丧的一个人回来,约莫着他追妻之路还要继续。剩下的人也乖乖训练,维克托的休假没有影响任何人的发挥。

 这样想着的勇利,倚在门边看着在厨房忙碌的维克托。维克托看到了勇利,报以回应的笑道。然后两个人都笑了,暖洋洋的阳光照射到他们两人的身上。

 突然,勇利的笑容凝在脸上,整个人都有些呆楞,随即他的睡裤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湿透了。勇利整个人都压在门框上,然后有些紧张道。

 “维克托……我…我想……也许我笑过头了…。”

 “我们现在去医院,你先到沙发坐下,我来拿东西………不不不,不对,东西都在车上,现在我们走。”

 维克托整个人也慌张起来,佯装冷静的带着勇利出门。一路飙车到了就近的已经联系好的医院,门口的医生就接过勇利,将他送上病床。

 “维克托……我想我可能…”

 “别,什么都别说,你会很好的。”

 维克托紧张的握住勇利的手,跟着病床跑,边跑边对勇利道。

 “好,但无论如何,我都……我都很爱你,维克托。”

 勇利蹙了蹙眉,然后冲着维克托微笑道。边上的护士无奈的劝说不允许跟进去,无奈之下,维克托只得被关在门外。

 “勇利…我也爱你。”

等待

 维克托在外面坐立不安的等待着。护士从门内外进进出出,手里带着的血袋和沾了血的毛巾刀子让维克托更加紧张,似乎是已经绷到极限了的皮筋,一碰就会崩断的样子。

 真利姐和胜生夫妇也赶到了医院,看到维克托焦虑的样子也同样着急。他身上的围裙还没来得及脱下来,松松垮垮的挂在脖子上,甚至穿的还是在家里的棉拖鞋。

 “嘿…维克托,放轻松一点,勇利肯定也不想看到你现在的样子。”

 真利走到维克托身边,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维克托整个人都有点一直不住的发抖,甚至坐到了椅子上都不受控制的抖腿。

 “谢谢,我想我没事,可能还是太紧张了。我还没有和勇利说话,还没回应他对我说的话。”

 维克托将脸埋在手里,眼睛干涩的难受,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前几个月的生活也像走马灯一般的在他的脑中浮现,从初次的相识再到现在,在医院门口。所有的回忆甜蜜又痛苦的折磨着维克托。

 但是他的困扰被解决了。

 嘹亮的啼哭声打乱了他的思绪,这是他听到的最美的哭泣声,没有之一。


END.
(也许会有后续啥的…?)
感谢各位小天使的关注,300fo达成真的超开心!
这是300fo贺文的第一弹,接下来还会有哒QWQ!可以稍微的期待一下QWQ!
有想要点题点梗的小可爱可以在评论区跟我玩!
下一个开始写一个小可爱点梗的论坛体QWQ
以上。
死鱼19


 
 

评论
热度 ( 446 )

© 星靖XingJ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