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浸在YOI沼中 ,主推ALL勇/勇維
基本上雜食派uwu,對維尤超級爆雷><
平時畫畫YOI耍廢uu
不定期更新

【维勇】Shall we dance?(10)

枫浅想吃抹茶班戟:

【维勇】Shall we dance?(10)
·知名舞见维×透明舞见勇
·双yuri闺蜜设定有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最近热度低我知道,我已经没有文笔这种东西了

·他们终于有种开始谈恋爱的感觉了(泪

·真不知道自己写什么系列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论坛体01

>>

人一辈子无法操控的事情有很多。

 

比如他的内心。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知道到这一天用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骗了自己多少次,勇利终于看清楚了一些自己的心。有人说人最看不懂的人就是自己,勇利一直以来都赞同这个观点。或许从第一次看见那双不同寻常的蓝色瞳孔时,他就已经爱上了,只是醒悟来的突然,感情变得强烈的时机来得太晚。

 

他不记得那天的后来他是怎么吃完饭,怎么和维克托告别,怎么回到家的。日常的一切一切就像机械表,卡得分毫不差,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一个聒噪的秋夜,蝉鸣在他脑内回响,心脏在他胸腔里颤抖。

 

暗恋一个人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明明是秋季,明明不应该有蝉鸣声,但是脑子里那嗡嗡的声音怎么也甩不掉。勇利看似放空地行走着,脑子里却在不断回放着过去的事。在他的印象中,维克托总是冷漠的。第一次见面时的一声不吭也好,第二次见面时的邀请也罢,在他眼中都是一个圈内大大对一个小透明应有的态度。他本以为比赛之后就不会再见到维克托了,那时还为此感到难过,为没怎么说上话而感到无力,但是……

 

但是他的偶像,那个总是制造惊喜给大家的男人,送给了他一个大反转。

 

勇利对恋爱一直比较迟钝。同样,对自己也比较看低。有时候,可能你本来没有意识到的东西,被别人突然点破,就会变得不知所措。勇利第一次感到心律不齐,就是在看到那条评论的时候。对,那条说维皇喜欢KAYU的评论。

 

下意识的否定肯定是有的,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时无措的逃避也是有的。他知道心底有那颗埋藏已久的种子,却想把他封尘在土里不得发芽。所以他犹豫,拒绝,迷茫,逃避。现在想想还真应该感谢下披集,把自己的犹豫给狠狠地切断了,啊但是暴露名字的事情是不会原谅他的。

 

他一直觉得,维克托不是一般人。后来通过日常的聊天对话,他觉得维克托其实也是像个人的。有工作有狗有家有朋友……就是从不提父母,也不爱提恋人,说到家庭的时候的表情还不如说到狗时的表情愉快。

 

“他内心的某个角落,可能一直在期盼着什么还未感受到的东西。”这是勇利从维克托寂寞的表情里读出来的话语。

 

虽然维克托的形象变得像个人了,可是勇利内心贴在维克托身上的名为「距离感」这个标签,勇利一直没有摘掉。以至于在他知道维克托有观察自己甚至猜测出了自己的喜好时,这个牢固的标签被摘下来时,心动的感觉像是发了疯似的控制不住地溢出来。

 

那个小小的种子在他来不及克制的情况下,破土而出。

 

 

>>

此后的每次排练,勇利似乎也变得不是那么正经了。

 

常常思考着什么事情思考着思考着就开始发呆,有时借着夜色悄咪咪地瞄银发男人的侧颜,吃饭时会偷偷盯着维克托的手。他觉得他所做的这一切都被他隐藏的很好,但是实际上……谁知道呢?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暗恋中的人都是这样的。看着维克托的时候,胜生勇利的内心常常会疯狂地叫嚣着「喜欢你——」这样的话,但他从来没说出来过,只是暗搓搓地抿抿嘴。

 

他觉得自己有点不像自己。

 

今天维克托说他有点事要晚来,勇利就先开始自己练习了。即使对动作很熟悉,舞技也相当好,勇利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弱点的——间奏入歌词前那个转身,他有时会站不太稳。这点他没告诉维克托,但也不确保维克托是不是不知道。虽然这个小瑕疵可以很快被下一个动作掩盖,但是如果旁边有个没有瑕疵的人,对比就相当明显了。

 

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维克托能做到的,他也要做到。

 

早在第一次学习这个舞蹈时,他就在想了。编舞者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编出这段看似华丽却贯穿悲伤的舞蹈的?勇利对维克托这支舞的理解,似乎一直都和大众有些偏差。圈内有人说,这是一支婉转深情为爱而生的舞,讲述了一个关于爱与挽留的故事,维皇曾经也在评论区说过可以这么理解。但是视频中男人公式化的笑容总是让勇利觉得这是一支关于迷茫与寻找的、或许没有蕴藏爱的舞蹈。

 

他曾经也和维克托聊过关于主题的事。印象中除了男人一闪而过的吃惊的表情外,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当时那个男人笑嘻嘻地说着无关紧要的话,说了什么他都快不记得了。

 

只是他继续跳着,跳着,回想起银发男人跳舞时的样子,有时候会无缘无故地感到难过。他为他发现的「维克托可能很孤独」的这件事而感到难过,甚至想要拥抱着安慰那个人。虽然他只是维克托几万粉丝中的一个,他也清楚这一点,可是他也知道,自己或许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动作在不知不觉间渐渐加速,甚至丢掉了秩序。

 

 

>>

维克托来的时候,他看见勇利在用一种他难以描述的表情练习舞蹈。

 

他惊讶了片刻,见黑发少年没有发现他,就躲在墙角继续偷看。他看着少年跳跃又落地,手扬起又垂落,动作相当标准,不免感到有些愉悦。但是事实上,他愉悦的理由可不是少年标准的舞姿。

 

说实话,他能想到勇利能够猜出来他的舞蹈是没有爱的。但是没想到勇利能点出自己也没有发现的感情。所以当他和少年交流到这里时,他差点惊呼一声然后给他一个吻。

 

当然他没有这么做,时机不到,吓着了暗恋的人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本想看少年跳完一次后就走出墙的后面去和他一起练习的,但是现在他的腿好像挪不动了——只见少年把他编舞时觉得最不好的结尾前复杂的小跳动作换成了一个简单的后倾。

 

——那动作像是在挽留什么人,仔细感觉却又不是。少年的手比起挽留更像是在拥抱着什么人,拥抱着一个暂时无法触及到的人期盼中的人。作为本来的编舞者,维克托并没有生气。而是饶有兴趣地继续观赏着,他觉得这比他的编舞更加贴合歌词,所以不禁扬起嘴角,笑得自然又愉悦。

 

如果有认识他的人看到他这时候的样子,或许会觉得他们之前认识的是一个假的维克托。

 

最后单膝跪地的动作少年并没有改掉。只是没有维克托用的失落的表情作为结尾。而是面带笑意地把一只手收回了胸口的位置。

 

就像秋日里的春风。

 

暗处蓝色的瞳孔闪过了一丝泪光,而它的主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

 

TBC.

·各位宝宝们我和你们说我今天回去看了下第一章我想手撕以前的自己(咬手帕

·这周又模考祝我好运数学理综不要坑——(

·照这样看,告白大概在13或者14?我不知道,我觉得20前能完结

·快迟到了赶紧发出去发出去

评论
热度 ( 7 )
  1. 星靖XingJing枫浅Chihoko 转载了此文字
  2. 维勇Yuri枫浅Chihoko 转载了此文字

© 星靖XingJing | Powered by LOFTER